二月

雪燐同人 青森之夜

接74话
“你们在这么萧瑟的季节从东京过来观光”?老板娘边带路边跟两兄弟攀谈着。“是的!这里有露天浴池吗”!?“什么”?!雪男有些质疑自己的耳朵,“有的,有的”。老板娘的声音就像她的身材一样,干瘪,衰老,但语气有一种谜一般的活力。“太棒啦”!燐兴奋得像是真的来观光的一样。“喂”!!
“我们是因为工作才来的。”雪男解释道。“是,是。不用这么遮遮掩掩的,现在是个很自由的时代啦。”老板娘像是看破了一切,“我不会在意这些的。”雪男的内心猛地一跳,燐似乎是没有听懂,沉浸在“观光”带来的喜悦中。
“这个房间可以吗?”老板娘打开了一间房,略微收拾了一下。“足够了。”雪男礼貌地回答。“噢!能看到湖呢!”燐仍然是兴奋地不得了。“泡澡可以包场哦,”老板娘突然说了一句。“包场?”“可以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不用担心被别人看到。”雪男内心又是猛地一跳。
“呀——我倒是想泡个露天温泉啦,雪男也一样吧?”“欸?啊?啊啊?”
“这样的话,我这个碍事的人就先走了。”老板娘把眼睛睁得极大,“那...那个...”“请好好享用。”说完,向雪男比了个大拇指。“是误会啊!!”雪男在心中对老板娘呐喊着。“一起泡个露天温泉吧,雪男~!!”
氤氲的水汽,飘落的雪花。雪男让自己的身体在温热的水中彻底放松。“好累...”
“让哥哥给你搓搓后背吧~” “不!不用了!”哥哥来搓后背,心中的欲望,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本以为老板娘如此轻易地看穿了雪男的心,实际上老板娘只是腐女而已。
“哥..哥哥最近在做什么?”雪男不是很想尴尬下去,“我?啊...一时冲动就...对诗惠美告白了。”雪男的心脏瞬间紧绷起来,又跌落到最低谷。“说我们是朋友,就不应该说出来,总觉得在那之后就很尴尬...”燐失落地挠了挠头。“说的是啊...”雪男不知如何回答,但在他心里,这已经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虽然我以为诗惠美喜欢你,但她似乎把我们两个都当是朋友呢....”燐的语气似乎有点尖锐。“还真是什么都不懂呢...哥哥...她不过是把优等生的我,当做一个完美形象而憧憬着,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起就一直这样。如果她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的话,别说憧憬了,一定会鄙视我的吧。”喜欢自己双胞胎哥哥的变态,嗯,怎么可能不被鄙视呢。“抱歉,我有些头晕,先出去了。”雪男不想再继续这个让他心痛的话题,起身准备走出浴池。“等一下!”燐拉住了雪男的手。“怎...怎么了?”哥哥温热的手,和我的手,带着温泉的水,牵在一起。上一次手牵着手,是多久以前了呢...雪男内心有点欣喜,又有点忧愁。“你也喜欢诗惠美吗?”“哈?”也,也喜欢诗惠美吗,喜欢诗惠美的只是你,我喜欢的只是你。“别问了!”雪男内心突然无比狂躁。“我要出去了。”再说下去,只会更麻烦,怎么能忍得住那句“我喜欢你”,赶紧在哥哥洗完之前睡下吧...
一进屋,却发现老板娘将两人的榻榻米拼在了一起。
雪男已经没有力气再吐槽老板娘了。
关了灯,两人背对背。燐辗转反侧,雪男装作睡熟了。
“睡了吗?雪男。”“我说你啊,还真是什么都不肯跟我说呢。虽然我也有想一个人静静的时候,如果你不想我问的话我就不问了。”雪男感觉眼眶似乎湿润了。“但是啊...别看我这样,其实我也注意到了哦,你在隐瞒着什么事...诗惠美也是...”
“所以只有这句话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就来依靠哥哥我吧。我很担心你啊。”雪男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但他已经是一副号啕大哭的表情了。
“最讨厌了,这样的哥哥。从小时候起,我就非常憧憬哥哥,在憧憬着哥哥的同时,却又一直....一直...非常地,不甘心,总是硬撑着耍帅,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这样子的哥哥,最讨厌了。”“雪男...”燐本来转了过去,又把身子转向了雪男。“说什么要超过我,哥哥要超过我,那我还用什么来保护哥哥,我就是为了保护哥哥而存在的啊。”雪男像是要吐出心中所有的不快,大声地对着燐吼出来。“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帮你的忙啊,我才是哥哥,为什么要靠弟弟来保护,我只是...也想长大些,不再让你为我担忧了...而已啊。”燐有点无力地辩解着。
雪男突然伸出了手,环住燐的脖子。“哥哥...但我还是,喜欢你啊。”燐愣了一会儿,伸出手抱住了雪男。“像小时候一样,和哥哥一起,睡一觉吧,抱得紧紧的,睡一觉吧...”他的弟弟,内心究竟有多痛苦,他不知道。他只能想到这样,让雪男安定下来。“哥哥可是,一直和你在一起啊...”
哥哥,不是的,我对你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啊...
雪男的泪水不觉已经流了出来,他在哥哥的怀抱里,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哥哥的怀抱,还是很温暖,还是有一种,让人心安的力量...雪男已经无法忍受内心喷涌而出的情感,将自己的嘴唇,狠狠地印向了哥哥的嘴唇。
舌头撬开牙关,与燐的舌头纠缠着,两人的唾液也在混合,交融。雪男的手,不再环着哥哥,而是伸向了哥哥衣服的扣子...
燐没有一丝防备,被弟弟亲得大脑混乱。想推开,但似乎用不上力。
这是...我的弟弟啊...因为是雪男,所以...怎么样都...没关系吧...
但是...我们是兄弟啊...怎么可以这样...雪男...你是...同性恋吗...
但他已经沉沦在雪男的吻中,甚至没有意识到某个部位正在被开拓着...
弟弟...雪男...你...怎么了...
第二天早上,燐从睡梦中醒来,天还蒙蒙亮,雪男却早已起来了,像是以前一样。
但是...我们的关系...已经不会再是...普通的兄弟了...
燐挣扎着坐起来,腰酸背痛,下半身像是被车子碾过一般。
以后的他和雪男,又会怎么样呢...燐现在只想再睡一觉,远离一切。
梦里的他和雪男,还是兄友弟恭,像是以前一样吧。
========================================
中间省略了一点剧情,因为手冷的老是打错,就偷了会会懒...本来是想写一下肉的,但还是刹住了车23333333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指正,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鞠躬!) 青森是修拉的老家,兄弟俩被梅菲斯特派去寻找修拉,看过漫画的就知道了,补充给只看了动漫的qwq

难过...阿苏勒和姬野..想说什么,但觉得说什么都很无力。
都!!!
无!!!
法!!!
表!!!
达!!!
老!!!
子!!!
内!!!
心!!!
的!!!
卧!!!
槽!!!

转自贴吧[短小不治君]《无名之歌》
(2)
正文:
>>>>>
如果说内心温柔的人能够吸引彼此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说神原秋人和栗山未来是天作之合。
灯火大会,是自己硬是把他拖了过去。
然后,亲手将他送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身边。
璀璨的烟火在夜空里绽放,他所在的方向如此美好,自己的身后却像是照不亮的黑暗。
笑是常年戴着的面具。
一定是畏寒症的缘故,他想,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
我的心凉的快要死了。
>>>>>
【毕业后你打算怎么办?】
【在问我吗,阿秋?】
【那当然,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啊。】
【我的话,虽然有家业要继承,但还是想去外面读几年大学呢。】
【是吗。】
【嗯。】
有你在的地方我会不能呼吸。
所以就算被说做是不负责任也好,请让我离开本家,离开你。
我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
果然还是……
糟透了。
>>>>>
这就是送别。
简单几句的寒暄,将家业稍微托付给了自家的妹妹,反正家里还有一个老头子坐镇,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世界第一珍贵的妹妹酱美月。
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落荒而逃的一天。
神原秋人因为还需要他们名濑家的照拂所以留在了这个地方,此刻他正和栗山同学站在一起,来为他送别。
所有人都向他告完了别,他拎起了手中的行李箱。
【等等!】
背后突然传来了那人的声音。
他转过头。
阿秋就在他身后,看着他的眼睛。
【你……到了新城市,手会冷怎么办?】
【我会记着买一副手套。】
心里忽然祈祷着对方不要再说下去。
【那么,手套要是捂不暖呢?】
【也没严重到那个地步,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
不要再说下去了,拜托,我会舍不得离开。
【所以说。】
阿秋的眼睛忽然有了水光,他继续说道。
【你其实一直都是不需要我的吗?】
【什……】
【那个守护的约定,你只是说着玩玩的吗?!】
名濑博臣的眼睛猛地睁大,他看着那个声音突然拔高冲他叫着的少年。
【阿秋,你……】
神原秋人深知自己还是没控制地住丢了人,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像个什么样子。
可是谁让对方是那个名濑博臣呢?
【不要走啊,笨蛋……】
名濑博臣笑了。
>>>>>
名濑博臣虽然当了很长时间的胆小鬼,但是有一件事他从来也没有改过主意。
【我喜欢你,阿秋。】
对,就是这件事。
>>>>>
名濑博臣是个放不下责任的人,所以他放弃了去其他城市里上大学的机会,继续留在了本家。
嘛,虽然这件事的功劳全在名濑秋人身上。
真是可喜可贺。
END

———————————————————————
✿✿ヽ(゚▽゚)ノ✿完结撒花!

转自贴吧[短小不治君]《无名之歌》
(1)
正文:
>>>>>
呐,阿秋,我说……
阿秋。
天空一碧如洗。
就让我来为你唱一首用作离别的歌。
>>>>>
知道吗,名濑博臣输了。
他空有一个不错的家世一副俊美的皮囊甚至是一个‘朋友’的名头。
可是他不戴眼镜没有受诅咒的血脉也不会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有人想过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有人相信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有人开心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否定,否定,与否定。
答案就是这么显而易见。
名濑博臣输了是理所当然。
因为所有人都在说。
只有被诅咒的血能够救得了神原秋人。
因为神原秋人说。
我最喜欢戴着眼镜的栗山同学了。
>>>>>
后来,人们都记得有这么一个冒冒失失的女孩子,有着一头蓬软的茶发,戴着很适合她的红框眼镜,说着可爱的口头禅‘我不高兴’,努力而温柔。
后来,人们都忘记了名濑博臣曾在那个黎明到来的时候对身旁那人所说的话。
【一切由我来守护。】
我要守护你。
开什么玩笑呢,名濑博臣?
他自嘲地用袖子遮住眼,就好像是为了挡住上方的阳光一样。
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从此之后,守护神原秋人的,就只有栗山未来。
在你身边的,不会是我。
阿秋。
TBC
———————————————————————





没有什么好说的昂,贴吧和loft博秋的人都好少,我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