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转自贴吧[短小不治君]《无名之歌》
(1)
正文:
>>>>>
呐,阿秋,我说……
阿秋。
天空一碧如洗。
就让我来为你唱一首用作离别的歌。
>>>>>
知道吗,名濑博臣输了。
他空有一个不错的家世一副俊美的皮囊甚至是一个‘朋友’的名头。
可是他不戴眼镜没有受诅咒的血脉也不会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有人想过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有人相信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有人开心吗,名濑博臣喜欢神原秋人这件事?
否定,否定,与否定。
答案就是这么显而易见。
名濑博臣输了是理所当然。
因为所有人都在说。
只有被诅咒的血能够救得了神原秋人。
因为神原秋人说。
我最喜欢戴着眼镜的栗山同学了。
>>>>>
后来,人们都记得有这么一个冒冒失失的女孩子,有着一头蓬软的茶发,戴着很适合她的红框眼镜,说着可爱的口头禅‘我不高兴’,努力而温柔。
后来,人们都忘记了名濑博臣曾在那个黎明到来的时候对身旁那人所说的话。
【一切由我来守护。】
我要守护你。
开什么玩笑呢,名濑博臣?
他自嘲地用袖子遮住眼,就好像是为了挡住上方的阳光一样。
眼泪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从此之后,守护神原秋人的,就只有栗山未来。
在你身边的,不会是我。
阿秋。
TBC
———————————————————————





没有什么好说的昂,贴吧和loft博秋的人都好少,我不高兴。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