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转自贴吧[短小不治君]《无名之歌》
(2)
正文:
>>>>>
如果说内心温柔的人能够吸引彼此的话,那么所有人都会说神原秋人和栗山未来是天作之合。
灯火大会,是自己硬是把他拖了过去。
然后,亲手将他送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身边。
璀璨的烟火在夜空里绽放,他所在的方向如此美好,自己的身后却像是照不亮的黑暗。
笑是常年戴着的面具。
一定是畏寒症的缘故,他想,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
我的心凉的快要死了。
>>>>>
【毕业后你打算怎么办?】
【在问我吗,阿秋?】
【那当然,这里除了你还有谁啊。】
【我的话,虽然有家业要继承,但还是想去外面读几年大学呢。】
【是吗。】
【嗯。】
有你在的地方我会不能呼吸。
所以就算被说做是不负责任也好,请让我离开本家,离开你。
我用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
果然还是……
糟透了。
>>>>>
这就是送别。
简单几句的寒暄,将家业稍微托付给了自家的妹妹,反正家里还有一个老头子坐镇,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世界第一珍贵的妹妹酱美月。
从没想过自己也有落荒而逃的一天。
神原秋人因为还需要他们名濑家的照拂所以留在了这个地方,此刻他正和栗山同学站在一起,来为他送别。
所有人都向他告完了别,他拎起了手中的行李箱。
【等等!】
背后突然传来了那人的声音。
他转过头。
阿秋就在他身后,看着他的眼睛。
【你……到了新城市,手会冷怎么办?】
【我会记着买一副手套。】
心里忽然祈祷着对方不要再说下去。
【那么,手套要是捂不暖呢?】
【也没严重到那个地步,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
不要再说下去了,拜托,我会舍不得离开。
【所以说。】
阿秋的眼睛忽然有了水光,他继续说道。
【你其实一直都是不需要我的吗?】
【什……】
【那个守护的约定,你只是说着玩玩的吗?!】
名濑博臣的眼睛猛地睁大,他看着那个声音突然拔高冲他叫着的少年。
【阿秋,你……】
神原秋人深知自己还是没控制地住丢了人,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像个什么样子。
可是谁让对方是那个名濑博臣呢?
【不要走啊,笨蛋……】
名濑博臣笑了。
>>>>>
名濑博臣虽然当了很长时间的胆小鬼,但是有一件事他从来也没有改过主意。
【我喜欢你,阿秋。】
对,就是这件事。
>>>>>
名濑博臣是个放不下责任的人,所以他放弃了去其他城市里上大学的机会,继续留在了本家。
嘛,虽然这件事的功劳全在名濑秋人身上。
真是可喜可贺。
END

———————————————————————
✿✿ヽ(゚▽゚)ノ✿完结撒花!

评论(2)

热度(26)